嘿,我来帮您!
您的位置: 首页 >新闻中心 > 钱不好挣的时候,老板们都在干什么?
钱不好挣的时候,老板们都在干什么?
2020-01-13 14:47:13
来源:阿喵

摘要

客观的说,大环境是有数据摆在这儿的,不是说由某个人决定的。在钱不好赚的时间,老板们都在干嘛?

这两年,自己做生意、开公司、做销售、做财务的都知道生意不好做了。


做销售的,新订单不好签了;

做财务的,账目上金额少了;

老板们,能动用的钱少了。


市场环境差,不也有在赚钱的吗?我们就要做在差环境也能赚钱的人。这应该是很多公司给销售人员的“鼓励”。


客观的说,大环境是有数据摆在这儿的,不是说由某个人决定的。


那么,在钱不好赚的时间,老板们都在干嘛?



杀不死我的,必将让我坚强

王昕昊 35岁 xx网络创始人


最难的一天,我自己抽了6包半烟。


我们公司做充电桩。今年有段时间,系统被黑了一次。因为物联网设备都是靠系统操作,系统崩溃导致全国6000多个点位突然不能使用,电话被打爆。团队心急如焚,我7天7夜没有回家,困了就打个盹,整个团队都是这个状态。技术上我也帮不上忙,但我得陪他们战斗在一线,有个什么突发状况,就赶紧去帮忙。


系统维修那段时间,办公室几乎每天都是烟雾缭绕。最极端时,我一天抽了6包半烟。平时我们不让在办公室抽烟,办公区有固定抽烟的地方。那时候,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每天就只能靠烟和咖啡提神。门一开,几乎是进不来的那种状态,跟蓬莱仙境似的。我们办公室还有几个十几、二十年烟龄的老烟枪,他们都受不了,要出去透透气。等到事情稍微缓解,保洁阿姨来清理卫生,泡面、外卖和烟盒真的是堆积如山了。


事情过去以后,我也做了反思。可能因为创业经验不足,所以没有提前做很多准备,防患于未然。这次被恶意攻击也提醒了我。我们从法律层面对员工做了约束。另外,我们以参股或合股形式控股了工厂、技术公司以及销售公司。


作为股东,我们把业务交给他们做,同时他们也可以承接其他业务。这样一来,大家的归属感就会加强。


通过这次“意外”让我想明白了,如果核心员工他们对公司没有归属感的话,类似事情以后就可能还会发生。 但无论如何,创业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,只要你能解决、能安然度过,就能继续走下去。


我相信创业者天生就是来解决问题的。


寒冬也好,非寒冬也好,创业哪有没风险的,先死的都是对资本极度依赖的。还是应该从一开始就缩短资金回笼周期。


创业被骗,我选择做房产中介

小马哥 32岁 北京房屋中介


我来北京快10年了,2014年进入中介行业,人生最崩溃也是那个时候。我做过咖啡厅服务员、刷碗工等,2009年之后开始做种植、开饭馆,经济条件还不错。2014年7月,我被一个认识近十年的哥们儿骗了。


当时我的第二个孩子马上要出生,又欠了一屁股债,走投无路之下开始做房产中介公司。


做中介之前,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半个月没出门,因为之前俯视这部分群体,但最后实在没辙。加入中介洪流后,发现自己可以做得还不错。我觉得挣钱不难,难的是在不坑人的前提之下挣钱。


2014年之前我睡眠都挺好,自从做了中介后无时无刻觉得压力大,不敢让自己处在放松状态、睡不踏实。这个行业步步惊心、步步是坎,但这些对我来说,都不算崩溃。


我的很多房子是租给影视、互联网、金融行业的人,去年年底经济突然变差,现金流紧张,公司差点倒闭。今年比去年更难,但因为已经做足了准备,会好一点。


2019年是苦逼的一年,但我对2020年充满希望。虽然都说经济形势不好,但我身边仍然有很多新生代,把事情做了起来。这么多年坚持奋斗,是希望如果将来孩子有能力考斯坦福,我能承担这个责任;父母都是农民,没有退休金,不能让父母没有钱花。


人到中年后,很多东西推着你走,由不得你停下来,只能义无反顾往前冲。2020年初,我又投资了一个新的草莓园,如果要对自己说一句鼓励的话,“希望明年能发大财!”


三个好友一起创业,竟成陌路

陈斌 36岁  xxIT公司创始人


创业最初,我卖掉了北京二环的一套学区房,拉了两个认识很多年的朋友,他们毅然决然地把事业家庭都放下,从青岛到北京开始创业。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带他们一起混出点名堂来。


现实是残酷的,一年半之后,公司解散,我们各奔东西。为了这次创业,我欠了几百万外债。为了还债,我带着老婆孩子我妈一家五口一路南下,现在在某大厂打工,还得工作六七年才能还清外债。 


创业前常听人说朋友之间不能在一起做生意,实际上整个创业过程就是在不断验证这句话。 我们三个在磨合过程中,逐渐开始觉得三观不合,产生了好多内耗。 那个过程就有点像开了个幼儿园,我每天要一边哄孩子一边创业,整个过程还是非常痛苦。 


创业让我看清了人性。我的合伙人从最初对我完全信任和全力支持,到后来对我的能力进行质疑,对我的做事风格进行反对,再到最后刻意制造精神压力击垮我的自信,抹黑我的对外形象,他也逐步完成了他自己从自卑到自信,再到自我膨胀的蜕变。现在想想真的是被职场PUA了。 


一路走来,让我坚持下去的原因是家人一直给我支持,他们其实也不太懂创业是什么,只是看我一直在折腾,但还是一直相信我能做成。“大不了做不成,我们再从头开始。”是他们的无条件信任,让我无数次在跌落黑暗谷底的时候,能够振作起来。 


创过业的人是不会走回头路的,先把眼前的经济问题解决完,我还在静待时机,东山再起。


不少同行倒下,就怕自己跑得比别人慢

生鲜电商创业者


到年底了,看着没完成的KPI我很发愁。首先是融资目标没有完成,今年的融资尤其是早期阶段的融资,跟以前不太一样了,那个只要有个概念就可以融到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投资人都希望先有数字跑出来,然后再跟进投资。

这就需要我们自己先把数字做好看,拿着扎实的数据去融钱。但在生鲜领域,烧钱和毛利低是两个最大的痛点,想要跑出一个漂亮的数据,模式就非常重要。


拿我们团队来说,从去年年初开始,我们从无人零售开始切入,却发现纯技术创新并不能解决生鲜行业的问题。团队又探索整合前置仓模式,但是单仓成本很高,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做得那么大了,至今也没有破局。


我们也尝试过到店+到家的模式,试的过程中发现流量获取的方式不是特别稳定,社区生鲜店开开关关,创业公司没法和盒马那种大店去比,他们背靠大平台,整合供应链的优势是无法企及的。


前前后后我们挣扎了三次,烧掉了几百万,现在在探索一个比较轻的业务模式——菜店代运营。用最小的成本去做配套服务,找到一个成本和流量获取的平衡点,盘子不敢铺得太大。


今年呆萝卜和妙生活出事,让我们也有不少压力。虽然圈内人也讨论过呆萝卜的模式可能会跑不通,但是融资进来,钱就开始烧起来了。而且早期跑得越快,后期越难踩刹车。


大家熟知的生鲜行业一些拿大钱的公司,每日订单量其实连50万没突破,所以说在生鲜这个2500亿的市场里,大家其实都还在发展的早期阶段。我预测明年在前置仓模式领域,可能会有公司出现爆雷情况。


行业遇冷,团队也有人跟我提过离职,离开的人各有各的原因,甚至有人直接跟我说觉得自己入错行了。我最怕的是,自己没看到的方向被别人看到了,别人还做得比我好,这是我最害怕的。因为剩下的跟着我的人都在赌,赌自己是不是比别人跑得快,自己的认知是不是比别人更超前。只是认知都来自于实践,我们必须得加快融资了。


对我来说,今年最难的其实还是希望业务模式上有所突破,但整个行业大家都还没有找到最佳的模式。这个行业不缺钱,也不缺烧钱的人,千军万马之中,先活下来才比较重要。


赋企猫说创业:


无论何时何地,真正的绝路很少,多多少少都有可操作的空间。关键在于自己如何取舍,继续坚持等待黎明?还是转变战场重新开始?再或者拓宽渠道?


俞老师有句话说得好:

不管你现在的生命是怎么样的,一定要有水的精神,像水一样不断积蓄自己的力量,不断的冲破障碍!当你发现时机不到的时候,把自己的厚度给积累起来,当有一天时机来临的时候,你就能够奔腾入海。

创业